最新消息: 专注SEO优化,不上首页不收费,上首页按天收费,每天6元,不限点击,后台监控明明白白消费!

格斗士包凡:财富和成功让人幸福,创业却让人孤独

  了解详情了解详情  

深深算网络 来源:原创 阅读(10041)

[摘要]在新经济领域,包凡和他带领的华兴资本几乎可以搞定任何交易。成功让他幸福,创业让他孤独,但骨子里的进攻性从未泯灭。

这个身形精悍的上海男人嗜斗、嗜拳、嗜车。他痴迷一切极限运动,极度享受肾上腺素上升的快感,“现在让我害怕的事情越来越少,我很享受害怕的感觉。”从这一点上看,46岁的投行精英和十几岁的叛逆少年并没太大区别。

电影《老炮儿》上映的时候,同事从影院回来告诉包凡,“六爷身上的江湖气和你很像”。包凡特意去看了一场。

从小在上海长大的包凡虽不能与“北京老炮儿”产生共鸣,但老规矩也是他所推崇和坚守的,再加上一条,就是要与时俱进。“不要短期贪婪,只赚该赚的钱。做买卖要在桌上给别人留点钱,不要全部拿走。老规矩不会因为时间改变,但技术上不能固步自封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这个瘦瘦小小的男人眼神流露出掌控一切的轻松感。

北京中环世贸中心21层的华兴资本办公室,可以俯瞰北京长安街较美的街景。在过去一年多的互联网企业合并潮和中概股回A潮中,包凡和他带领的华兴资本就以俯瞰的姿势纵横捭阖。

在包凡办公室,很难找到金融元素,甚至你会误以为闯进了一位职业赛车手的地盘。办公桌上有一张特殊的照片,源自2008年的一场赛车事故。跑了太多圈,在280公里时速下刹车失灵,减档、手刹等一连串的动作后,车子较后以七八十公里时速撞上轮胎墙。在救护车赶到前,包凡爬出来揉揉受伤的手背,没什么大事,车子报废了。一周后,他又重回赛道。

有人说,包凡是在赌命。但他不以为然,“我不喜欢赌博,从不进赌场,我喜欢驾驭能掌控或者改变结果的事情,但不喜欢碰运气,赌博是一个成败完全靠运气的事,我得不到快感。”

包凡曾说,开一家F1赛车俱乐部和做一个汽车杂志总编是他梦想的职业。赛车俱乐部可以同时满足他对商业和赛车的狂热,而汽车杂志总编是他好朋友的职业,朋友每年满世界尝试各种新车,他看了心痒。

儿时的包凡,曾经为了不被欺负去学格斗。虽然好斗,但也懂得分寸。小学五年级曾写过52份检讨书,甚至他还自己总结了检讨书格式,日后闯祸直接复制粘贴,“无非就是那几种,和同学打架、上课乱说话、上学迟到。”同学犯了错也会来找包凡,他会把自己的检讨书模板分享出来。他自认为“虽算不上三好学生,但也不是问题少年”。

出身外交世家的他,自小对商业的敏感就异于旁人。也是在十多岁的时候,他学会了做买卖。“那个年代外汇受管制,买不到进口商品,但是作为外交官子弟,可以拿外汇券在商店买,卖给同学赚点小钱。”

包凡喜欢赚钱,但是不会理财。“对钱没什么概念”的他,自小出手大方,身边聚拢了一帮兄弟。创办华兴以来,他虽然性格强势,但并非一言堂。华兴资本顾问业务负责人王力行回忆,“早些年,我们甚至会连续几个周末都泡在包凡家里,打打麻将、喝喝酒。这两年时间更紧了,也都成家有了小孩,比较难碰在一起,但每个月还会聚一次,吃吃饭、聊聊天。”

在华兴,同事都喊他“老大”,对“包总”“老板”这样的称呼,包凡有点排斥。他较喜欢的电视剧是《兄弟连》,创业就是一帮兄弟混社会,“吃苦在前,享乐在后”。用他的话说,“要做老大,就是每年分钱分得比别人少,虽然听起来很奇怪,但这就是华兴的文化。不然好事儿都被你占了,烂事儿让别人擦屁股,兄弟们凭什么跟你混?”

据统计,2015年,中国私募市场融资(不含并购)有4100起,公布融资金额500亿美元。华兴完成的私募融资项目近59个(不含华兴阿尔法早期融资项目),金额近120亿美元,占中国私募融资总额的24%,占全球互联网私募融资近10%;华兴并购组完成13个并购项目,交易额近300亿美元,包揽2015年中国互联网并购的前三名;中国赴美上市公司4家,华兴是其中两家的主承销商。收获A股牌照后的华兴,2016年的数据还将添上一笔。包凡距离“金融帝国”的梦想更近了。

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过,“一个机构就是一个人影响力的延伸”。在华兴,这个人就是包凡。战斗基因已经融入华兴血脉,包凡发朋友圈自嘲,“我现在较多是个报幕员,背后的才是真英雄。其实我较想做的工作是售票员。”

「进攻」

4月22日深夜,包凡发朋友圈,“大半夜收到猎头电话,介绍我去某神秘基金当合伙人。顿时存在感满满。终于有人要我啦!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深深算网络 » 格斗士包凡:财富和成功让人幸福,创业却让人孤独

电话咨询
cache
Processed in 0.002990 Second.